参考封面秀|美国家长陷入大学债务陷阱

   7月26日报道美国《新闻周刊》7月30日(提前出版)一期发表题为《家长陷入大学债务陷阱》的文章,作者系马蒂·克鲁普尼克,文章关注了大学债务对学生家长造成的压力,全文摘编如下:关于如何解决美国学生债务危机的辩论再次升温,美国总统拜登面临越来越大的压力,要求延长定于9月份到期的疫情延迟还款,进步人士再次呼吁免除美国人万亿美元债务的一部分。

   他们谈到了大学债务给年轻人带来的压力,而通常被排除在讨论之外的是那些父母,他们中的许多人被大学贷款压得喘不过气来努力支付账单或为未来存钱,被迫推迟退休,或者怀疑自己是否最终能退休。 借贷呈爆炸性增长去年,每四笔联邦本科教育贷款中,就有一笔是父母所贷,在万亿美元的未偿学生债务中,有令人震惊的22%,总计3360亿美元,由50岁及以上的人持有,他们通常借贷帮助支付子女或孙辈的高等教育费用。

   这些数字反映了近年来借贷的爆炸性增长,原因是学费飙升,规则的改变让家长更容易获得贷款,以及在某些情况下,学校采取激进的营销策略,促使更多家长大举借贷。 据美国大学理事会数据,过去十年里,向本科生提供贷款实际上一直在下降的情况下,联邦贷款计划下的大学生家长贷款增加了16%;在过去30年里,这一数字飙升了750%以上。

   《新闻周刊》对联邦政府最近发布的父母贷款数据进行的一项新分析显示,这些父母中的许多人在偿还欠款时很快就遇到了严重的问题。

   数据涵盖了2017年至2019年参与联邦家长贷款计划的近1000所高校,近十分之一的父母在孩子离开学校后短短两年内违约或严重逾期还款。

   150多所学校的家长违约率达到了20%或更高,数十所院校的违约率至少达到了30%到40%如果贷款是向本科生而不是家长发放的,这个比率足以让院校失去联邦资金。

   在《新闻周刊》的数据库中,这些父母贷款者的多数接近六成来自低收入家庭。 《新闻周刊》的分析发现,营利性学校的问题尤其严重。 这些学校借款者有四分之三来自低收入家庭,违约率通常是全国平均水平的两倍,考虑到其中许多学校的毕业率处于历史低位,对于支付这笔钱的家长来说,这是一个特别糟糕的交易。 在贷款违约率和拖欠率至少是全国平均水平两倍的学院中,另有大约30%是传统的黑人学院和大学,由于学校资金不足,以及来自低收入家庭的学生比例高于平均水平,这些学院严重依赖家长贷款。 即使没有拖欠还款,父母贷款给许多家庭的预算带来了压力。 《新闻周刊》发现,有150多所学校的家长贷款中位数超过了通常允许学生在四年内通过联邦贷款获得的万美元的最高限额,还有20多所学校的家长贷款通常超过了5万美元。 路易斯安那大学教育法与政策教授理查德·福西表示,有些事情需要彻底改变,他呼吁国会废除家长贷款计划。 贷款计划充满风险除了这些贷款给许多家庭造成的个人危机外,专家警告称,如果父母借款人一波又一波违约,可能会对美国经济造成严重损害。 他们将这种情况与2008年的次贷危机相比。 上个月在美国教育部关于家长贷款的听证会上,助学贷款顾问协会主席贝齐·马约特说:在任何其他平台上,不考虑借款人的偿还能力而发放大量贷款,同时不提供救济工具的做法,将被认为是掠夺性的和不合情理的。

   在接受《新闻周刊》采访时,她说:家长贷款计划充满了危险对家庭和美国纳税人来说都是如此。

   根据最新的联邦数据,在2019-20学年,近万名大学生的父母申请了家长贷款,平均借款16305美元。

   就像政府为本科生提供的贷款一样,这些贷款对入学有利,可以让那些难以支付学费的家庭帮助孩子获得学位。 然而,学生用来支付高等教育费用的联邦贷款与提供给他们父母的贷款之间存在着关键的差异,这些差异增加了金融风险。 首先,家长可以贷到的金额要高得多:最高可达包括食宿、杂费和其他费用等入学所需全部费用减去学生获得的经济援助的金额。 相比之下,向传统本科生提供的贷款通常每年上限为5500至7500美元。

   父母贷款成本也更高:2021-22学年利率为%,外加%的预付费用,相比之下,本科生贷款的利率为%,预付费用为%。

   家长贷款一到位就开始还款,而学生毕业后在开始还款前有6个月的自动宽限期。 父母也可以选择延期,但利息从贷款发放的那一刻起就会增加。

   佛罗里达州威尼斯的前公立学校负责人菲尔·本德就是这种情况。

   2014年,当他三个女儿中的大女儿进入印第安纳州巴特勒大学学习时,这家人能够用积蓄支付第一年的费用。 但本德说,当一位大学助学金官员提出家长贷款计划时,在接下来的几年里,这似乎是正确的选择。 在四年内,本德的另外两个女儿上了大学,他又借了10笔贷款来支付学费。 今天,加上应计利息,本德欠了30多万美元。

   当三个女儿都在读研究生时,他推迟了还款,但大女儿今年春天毕业了,他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本德说:我66岁了,这笔债务在我有生之年还清的可能性很小。

   他预计每个月将还高达1400美元的贷款。

   他已经从负责人的职位退休了,但现在仍在做咨询和代课,并怀疑他是否能完全停止工作。

   回过头看,这是一个巨大的错误,我认为不应该那么容易,本德说,似乎没有人对我如何偿还贷款感兴趣,钱就是源源不断地涌来。 尝试改革收效甚微学生贷款减免是总统竞选和今年早些时候的热门话题,但没有一项提案明确涉及父母债务。 自那以后,拜登曾表示,他正在研究减免债务的选择,但目前还不清楚这将如何运作,也不清楚他的计划是否会包括家长债务。 国会可以带头尝试实施一项解决方案。

   但是,尽管立法者偶尔会尝试改革,但成效却很少见。 加利福尼亚州民主党众议员埃里克·斯沃尔韦尔告诉《新闻周刊》,他今年打算重新提出2019年曾提的一项法案,该法案旨在消除联邦学生贷款的利息,包括家长贷款的利息。

   与此同时,来自伊利诺伊州的民主党众议员比尔·福斯特告诉《新闻周刊》,他希望今年提出一项法案,允许毕业生接管家长的贷款。 但这并不能解决福斯特所说的大学高额债务的真正驱动力:州和联邦教育预算削减,这推动了学校近年来一再提高学费。

   教育部可以在没有国会批准的情况下对大学生家长贷款的各个方面进行改革,但目前还不清楚它是否会这样做。

   学校也必须尽自己的一份力。 根据美国大学理事会的数据,在过去30年里,公立和私立学院和大学的学杂费都翻了一番多,增加的费用要求家庭寻找新的支付方式。 华盛顿智库新美国组织负责高等教育研究的副主任雷切尔·菲什曼说,如果学校降低教育成本,联邦政府提供更多助学资金,父母就不需要再借那么多钱了。

   虽然有遗憾,但本德不确定他和妻子还能做些什么来支付女儿的教育费用。

   他说:如果我必须从头再来一遍,我不知道我会不会采取不同的做法。

   我有机会上大学,我希望我的女儿们也有机会上大学。 父母还能指望什么呢?。

( 发布日期:2021-07-29 21:1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