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顾顺章叛变后周恩来如何转移上海首脑机

   20世纪20年代,钱壮飞在上海()顾顺章、向忠发被捕叛变,中共中央首脑机关危在旦夕!危机时刻:地下党员钱壮飞成功截留顾顺章被捕叛变的绝密情报1931年4月24日,掌管中央特科与交通局日常工作的顾顺章,在武汉成了国民党的“阶下囚”。 25日,国民党武汉行营主任何成浚提审顾顺章,顾顺章就把在他看来无关轻重的关于红二方面军驻汉口办事处和中共中央驻武汉的交通机关全部供出。

   何成浚立即派兵按图索骥,果然破获了共产党的这两个地下机关,并将这两个机关的数十名共产党的工作人员全部逮捕。 顾顺章还泄露了其他一些中共情报,并称:“我去年就在找机会,愿意转变。 ”这样的表白,当时国民党特务也许并没当真,但后来发现的事实表明,他早有叛意。

   因为他早就写好了一封给蒋介石的自首书,藏在家里备用,并嘱咐其妻:“我如被捕不能回来,可将此信交给蒋介石。

   ”当然,还未等到这一天,中共组织就在确定他已叛变的第一时间从他家中搜出了这封信。

   顾顺章在武汉被审期间并未供出涉及中共中央的更高机密,这不是他有意保守党的机密,而是可耻叛徒的一种策略。 他认为武汉特务机关只是他面见蒋介石的一个跳板。

   只有向蒋介石全盘托出他所掌握的全部最高机密,才能取得蒋的赏识,为以后在国民党内的发达铺平道路。 基于这一罪恶盘算,顾顺章向武汉国民党特务机关提出了以“突然袭击的方式将中共中央上海首脑机关一网打尽”的想法。 但对如何实施这一计划,顾顺章则含糊其辞,不愿提供中共上海首脑机关和领导人的住址细节。

   他知道如果提供了这些情况,他在蒋介石面前的价值将大大缩水,同时武汉国民党特务机关将纷纷向上报功,而这些则势必经过已打入国民党中统头子徐恩曾的身边任机要秘书的中共地下党员钱壮飞之手,到那时,对中共中央的“突然袭击”很可能全部落空。

   顾顺章此刻不能泄露钱壮飞“是中共卧底”这一惊天机密,如果说出钱壮飞,何成浚、侦缉处长蔡孟坚必然抢先一步,把钱壮飞抓起来,使他失去向蒋介石邀功请赏的资本。

( 发布日期:2020-09-13 15:55 )